当前位置:主页 > 房产 > 正文内容
  • 蔡崇信和马云:是什么让他们发现了彼此?
  • 2019-08-30 23:35来源:new.qq.com作者:admin
时代活力在两人身上的闪光,让马云和蔡崇信发现了彼此。

文 | 马钺

读沃尔玛创始人山姆·沃尔顿的自传《富甲美国》,我印象最深的不是他的创富历程,而是这位1米75的小个子,居然在高中时同时入选了篮球和橄榄球校队,而且都作为球队领袖赢得了州冠军。他在自传里自豪地写道:“在我的一生中,我参加的橄榄球赛从没输过……”

在这点上,中国企业家里能和沃尔顿相提并论的,可能也就是蔡崇信。

面相书生气十足的蔡崇信,其实是个名副其实的运动健将。13岁随父母移民到美国的蔡崇信,为了融入当地社会,积极参加体育运动。和沃尔顿一样,蔡崇信高中时入选了两支校队:橄榄球和网棒球。在耶鲁大学求学期间,蔡崇信也入选了网棒球校队。篮球蔡崇信也打得不错,众所周知,他买了一家NBA俱乐部。今年7月31日,他和林书豪带领一群小学生打了场篮球赛,55岁的球场大爷,身手矫健不输少年。

橄榄球和网棒球都是身体接触极为激烈的运动。网棒球号称世界上速度最快的球类运动,起源于印第安人的锻炼和祭祀,早期经常造成人员伤亡。而众所周知,Joe Tsai是一位绅士,谦卑到了与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主席身份不相称的地步,福布斯记者曾经问他,“除了成立公司之外,你觉得你对阿里巴巴的成功所做的最大贡献都有哪些?”蔡崇信的答案是:“也就那么多了……我参与了每一宗融资和并购交易。但我不认为那是贡献。”

对这两项狂野运动的热衷,展现出蔡崇信性格中少为人知的一面:充满勇气,不惧挑战,主动改变。

彭博社曾经提到过一个细节。作为耶鲁网棒球队的一员,蔡崇信一反运动员的着装传统,在胸前戴起一块粉红色三角来表达自己对同性恋权利的支持。要知道那可是上世纪八十年代,美国主流社会对待LGBT族群的态度远不像现在这样宽容。当队友开蔡崇信着装玩笑时,他只是简单回应,“这是一件应该做的事情。”

1999年,在瑞士AB投资香港分公司担任高管的蔡崇信放弃70万美元年薪,加入当时连公司都没有建立的阿里巴巴,一年拿600美元。他在这件事上展现出来的巨大勇气,显然给马云造成了不可磨灭的印象。许多年后,马云在台北演讲时还说:“有多少人能够像他那样……放弃上百万美元的高薪?这个就是勇气。这个就是行动。这才是真正的梦想。”

不过,在我看来,支撑蔡崇信这一跳的,显然不止是勇气、行动和梦想。这个决定太重要,如今回望仍然炫目,就像是跨越现在与未来的一道白光。正如白光其实是七色光构成的一样,促成这一跳的因素必定相当复杂。

据蔡崇信自己说,当时阿里巴巴真正打动他的,“是马云与一群追随者患难与共的事实”,这让蔡崇信相信,“这家伙有能力将一群人聚集在一起,是个有影响力的领导者。马云真的有能力做成一番事业。”

蔡崇信当时想必还受到了一篇文章的影响。《阿里巴巴——马云和他的102年梦想》一书中提到,蔡崇信在从香港去杭州的路上,读到了一篇《经济学人》的文章《亚洲在线》,作者是后来的连线总编辑克里斯·安德森,该文开篇就预言道:“美国有杰夫·贝索斯,中国有马云。”

除了勇气、智慧,蔡崇信这一跳展现出来的对命运把握之精准,已经不是个人奋斗所能言尽,而是进入了历史进程的范畴。

乔布斯有所谓“现实扭曲力场”,在蔡崇信和其他一些企业家身上,我看到了另一种“现实扭曲力场”。乔布斯式的“现实扭曲力场”指一种强大的说服能力,是对他人意志力和精神的颠覆,是一种泰山压顶式的沉重气场。而蔡崇信式的“现实扭曲力场”,则是指从沉重现实中挣脱出来的能力和节奏感。

巴菲特就拥有这种能力:老爷子在纽约出差,碰到了一位认识的女士,两人走了一段路,巴菲特突然对女士说:“我们跑步吧!”然后两人就西装革履的在第五大道奔跑了起来。

蔡崇信的放弃和巴菲特的奔跑,在美学上的意义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:轻盈。这让我想起了卡尔维诺对轻盈的精确描述。在《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》中,他讲了一个源自《十日谈》的故事。佛罗伦萨诗人吉多·卡瓦尔坎蒂被一群恶少年堵在墓园,他没有纠缠,而是轻盈一跃,飘然而去。卡尔维诺说:

“这位诗人哲学家灵巧地一跃而起,使自己升至世界的重量之上,证明尽管他身体也有重力,他却拥有轻的秘诀,也证明很多人以为是时代的活力的东西——喧闹、咄咄逼人、加速和咆哮——属于死亡的王国,就像一个废车场。“

从这个角度看,韩信从淮阴少年胯下钻过,千古以来世人皆以为韩信受辱,其实那一钻未必不轻盈。

历史已经证明,70万美元虽然当时看来很重,但那属于“死亡的王国”,而连公司都尚未成立的阿里巴巴,却蕴藏着时代的活力。

这样的活力,能被蔡崇信抓住,也许还有一个原因——马云同样是个扭曲现实的大师。回到1999年6月,马云请蔡崇信帮他组建公司,他本可以像很多企业家那样,尽可能多的占有股份掌控公司,但马云给湖畔公寓里工作的所有人都分配了股份。“这就是马云,我想这是独一无二的,在其他地方找不到。从第一天开始马云的心怀就是开放的,与人分享的。”蔡崇信说,“我真心佩服他。”

马云放弃股份,和蔡崇信放弃百万年薪一样,都有轻盈之感。著名投资家吉姆·罗杰斯将他们如此成功归因为“如此迥异”,其实,蔡崇信和马云也如此相似:时代活力在两人身上的闪光,让他们发现了彼此。




责任编辑:admin
文章排行榜